銀杏財經 / 待分類 / Z世代,為何愛上閒置經濟

分享

   

【集運公司】Z世代,為何愛上閒置經濟

2020-12-02  銀杏財經


撰文 \鶴頂紅
編輯 \吳不知
圖片來源於網絡

【集運公司】

當刷到B站up主“豐海徐徐徐”展示他在閒魚淘到的原價上萬現價幾千塊的“巨划算”絕版夾克時,我小小的臉上露出了大大的疑惑。
 

一件衣服價格動輒5位數的男神,居然也會淘二手嗎?
 
但事實證明,不止是他,整個Z世代,都愛慘了閒置經濟。
 

1

95後的
消費經
 

專注二手生意的閒魚,其所有用户中,Z世代佔35%。1995年-2009年出生的Z世代,年齡集中在11-24歲。鑑於學生黨消費能力有限,這35%之中,半數以上是剛進入社會參加工作的流動人羣。
 
剛剛進入社會的年輕人,多數是飄着的狀態。居所不定、錢包緊緊,生活在消費主義的漩渦裏,低價的二手商品能給他們為數不多的快樂。
 
原價650元的耳機現價450元出售;600元的球鞋400自提且還有議價空間。這種程度的折扣在閒魚上甚至只能算是皮下出血。如果運氣好,甚至能淘到市場價兩三折的新款手機。
 
飄着的年輕人,搬家也是個大問題。細軟瑣碎倒是可以一包走天下,但傢俱大且重,不具備裝包屬性。扔了可惜,重買又太貴。
 
於是,離開北京回杭州的年輕人們,在北京賣了傢俱隨後在杭州同城交易中買回來。還有人大件帶小件低價甩賣,到了新家拿賣二手的錢再在閒魚上買同類二手商品。
 
正如日本社會學家三浦展在《第四消費時代》中寫道,物質生活的不斷富足,會讓人思考消費的意義,年輕人將不再一味追求名牌,而是迴歸商品的品質本身,從單純物質層面的“消耗”轉移到精神層面的“自我充實”。
 
過去一年,閒魚的GMV突破2000億元,DAU突破2000萬,閒置經濟的排面雖遲猶到。雖然消費主義寒風仍舊凜冽,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思考消費的意義。有了減少物質消耗的意識,這是個好的起點。
 
可大多數老一輩都沒意識到這個問題,“年輕人敗家”的種子一旦種下,就在心底生了根,與新一輩的戰爭自是不可避免。
 
新老觀念之間,年輕人大獲全勝,只留下愣在原地的老一輩嘴裏喊着年輕人不守武德。
 
年輕人的“豪橫”非一夕之功,而是在長達十年的消費環境潛移默化下緩緩蜕變而成。

 

2

Z世代成長
在“以節源為榮”的消費環境之下
 

七年之前,一羣來自各行各業的志願者發起了“光盤行動”,號召所有人養成不浪費糧食的好習慣。隨後,該活動得到政府助力,深遠影響。
 
2018年,清華大學制作併發布了一款“光盤打卡應用”,如今,全國多所高校都加入了光盤打卡活動之中。一時間,全網鋪天蓋地都是吃的乾乾淨淨的餐盤照片,網紅們凡爾賽下午茶評論下,那首《憫農》全文背誦讓人淚目。
 
2010年前後,共享經濟初生苗頭。10年發展之下,共享經濟儼然已經成為當下最流行的經濟模式。在共享經濟大行其道的今天,當代人的共享精神不斷充實,再反促共享經濟領域擴張。潛移默化之下,“共享”成為習慣。
 
在全國多個城市,共享形式也是多種多樣。繼共享單車、共享汽車之後,共享充電寶、共享籃球、共享雨傘等共享經濟新形態也不斷湧現。
 
國家對共享經濟的衍生髮展一直呈包容態度,還頒佈了配套措施推動其發展。
 
從2019年開始,各省市的垃圾分類條例不斷落地,學校為學生提高垃圾分類辨認度也下了大功夫。那套足有100道題的垃圾分類測試題,是2019年所有大學生的噩夢來源。
 
在全社會的共同努力之下,媽媽嘴裏喜新厭舊的年輕人,出落成了熱愛二手的究極居家好兒女。
 
當然,年輕人愛新鮮的尿性不是輕易能改變的。看上閒置經濟,不一定是為了省錢,也可能是圖新鮮。
 

3

愛新鮮的年輕人
總是閒不住的
 

正如閒魚發佈會阿里副總裁平疇所説,當代年輕人有四個閒不住:“觀念變革,手閒不住;流動社會,腳閒不住;消費升級,物閒不住;興趣盎然,心閒不住”。閒不住,成了年輕人的常態。
 
娛樂生活方式多種多樣,有太多新鮮事物等着年輕人去挖掘。閒不住的年輕人,剁手已成常規操作。
 
前段時間,在閒魚淘CCD卡片機成為一種風潮。這個二十年前的老物件,跨越了時光流轉,在小某書上重拾旖旎風光,吹拂了一眾文藝青年的心——成像穩定,色彩飽滿,能夠滿足日常生活需求,且價格便宜。
 

在閒魚上搜索CCD復古相機關鍵詞,賣家不盡其數。定價在100元以下的,潛在買家均在1500名左右。
 
但有多少人買了相機會真正的在生活中物盡其用呢?少之又少。一邊看着賣家頁面的效果圖想着拍出圖片效果,另一面看着自己相機裏的圖片感慨腦子會了手沒會,轉手掛上閒魚。
 
閒置的商品也是奇奇怪怪。閒魚界面上,有賣衣架送衣櫃的、三包散裝乾脆面還只接受面交的。閒置的東西本是該在角落蒙塵,躺在頁面裏,卻莫名散發濃濃的煙火氣。
 
年輕人的心閒不住,耕本部行是個典型人物。現在的他是閒魚上的專職GK手辦塗裝師,但在接觸這個行業之前,他曾是一家國企的管理層。
 
從國企管理人員到手辦塗裝師,很多人表示不解,好之者卻不以為然。對他來説,雖然辭職追夢很中二,但也不能説是完全有悖現實。這份工作沒有國企穩定,但養家餬口的錢還是可以賺到的。
 
年輕人閒不住不是什麼壞事,畢竟閒不住才能有進步,要真當條鹹魚,不僅GDP沒了,快樂也會東奔西走。

 

4

年輕人愛上閒置經濟
在預料之中

 
先有共享經濟、光盤行動引路,後有電商火爆鋪橋。當下年輕人成為當代電商新主力,直播間裏李佳琦在敲鑼打鼓叫着美眉們不要睡,眼下青黑的尾款人在鑼鼓聲中用意念起來掏錢包。
 
人在夜晚最容易被蠱惑,一場直播的時間末了,錢包也空了。買回來一堆根本用不上的東西,轉手掛上閒魚。
 
年輕人們都是網購的一把好手。艾瑞諮詢數據表示,95後在網購人羣中佔據主導地位,網購的發明最早是為了省錢,發展至今卻掏空了一個又一個月光族的荷包。
 
沉迷二手市場的年輕人們,像“豐海徐徐徐”那種專業蹲絕版不顧價格的例子較少,70%左右的年輕人們存着撿漏的心思。
 
有數據顯示,平均每天有7000人在閒魚上搜索iPhone4。作為2012年初就已經停產的“老年機型”,市面上現存的iPhone4是什麼貨色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祕密。
 

40元—60元的價格,就能買到一台iPhone Dior。除了究極果粉和電子愛好者拿來收藏外,剩下的絕大多數中,都是出於日常使用需要。
 
超小的內存、過時的軟件、兼容性極差,在步入5G時代的今天,iPhone4哪哪都格格不入,完全不能滿足當代社畜的日常需求,但仍不缺乏忠實的追求者。
 
要問原因,或許只是因為它後背的蘋果logo。
 
如果説iPhone4的火爆是意外,那麼鄭爽閒魚店鋪裏那些一經上架就哄搶完畢的奢侈品就正好映證了這個事實。在她的店鋪裏,原價1220元的紀梵希素顏霜只賣120元;原價4000的萊伯妮魚子醬精華只賣100元;原價10000+的蘋果電腦只賣1200元......
 
這些平時四五位數的高奢品牌,使用一兩次後價格低到了塵埃。
 
當然,這種漏子不是天天都能撿到的,能不能搶到還得靠運氣。每逢她的貨品上新,那些沒搶到的年輕人總會抱着手機感慨:在搶貨這種事情上,的確不能跟單身20幾年的朋友們比。
 
而如此低價也並非常態,大多數時候,這些品牌使用一兩次後在閒魚上的價格大概會對半折。但即使這樣,在閒魚上薅高奢品牌的羊毛,對於那些消費能力不足但消費無望很足的年輕羣體,也是最具性價比的選擇。
 
看來看去,年輕人最喜歡薅的羊毛,總出在大羊身上。
 
消費時代的風還呼呼地吹着,年輕人在暖烘烘的閒魚裏散步,被琳琅滿目的二手商品迷暈了眼。半價的Dior、二折的愛馬仕包包。匆匆付完錢後,看着空蕩蕩的錢包愣愣發神,又很快清醒過來。
 
“沒關係,我買的二手,這不算消費主義。”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